抉擇之下,義字為先:危難見真情

發布時間:2019-10-16


    這是來自蘇丹的故事,起于一場風波——

    “砰砰砰……”凌晨4點多蘇丹首都喀土穆的寧靜被打破。2018年9月以來,以面包漲價為導火索,蘇丹各地陸續發生游行,矛盾逐步升級,引來2019年4月11日這場含有流血沖突的動亂。

好樣的,三峽中水電

    次日清晨,動亂消息才傳到喀土穆以外500公里的上阿特巴拉水利樞紐項目(下稱“上阿項目”)工地現場。隨之而來的是項目中方員工的惴惴不安:聽說軍隊內部打起來了?埃塞和阿聯酋航空都停飛了?邊境也關閉了?油料只夠7天用量了……此時,項目現場常駐有140多名中方員工,他們的安危成為首當其沖的要事。保障中蘇員工人身安全的重任,落在作為聯營體責任方的三峽中水電項目團隊身上。在項目后期,以劉勇剛為代表的中水電團隊僅有5人,遇此逆境,究竟如何抉擇?身擔重任,能否化危為安?

    此時,上阿項目正處于即將全線發電、配套供水項目拼搶通水的沖刺階段。兩項目均為國家重點民生工程,建成后可灌溉面積達50萬公頃,為當地及周邊700萬人提供灌溉用水,為300萬人提供飲用水,為上百萬人提供電力供應,直接惠及蘇丹約1/3的人口。嚴重缺水的現狀讓當地政府和老百姓對早日通水通電已是翹首以盼。

    “劉先生,你們是怎么打算的……”動亂伊始,蘇丹水電部長黑德爾先生多次約見項目總經理劉勇剛。部長先生眉頭緊蹙,憂慮和焦灼使他深陷的雙眼看似更加渾濁蒼老。

    何去何從?無數的考量在劉勇剛的腦海中閃現:對于涉外工程企業來說,但凡遇到此類項目所在國政局動蕩等緊急情況時,都可依據合同停工撤人,規避風險;而對于三峽中水電來說,自上世界90年代以來深耕蘇丹20余載,先后承建了15個項目,這一路雖風雨兼程,但也練就了“知難而進,共克時艱”的團隊精神,書寫了中蘇友好合作的一篇篇佳話。在麥洛維大壩、上阿項目發電慶典上,蘇丹政府盛贊中國企業、三峽中水電做出的杰出貢獻;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蘇丹水電部長也表示“三峽中水電建設的優秀水利項目是蘇丹發展史上的里程碑和驕傲、蘇中合作的典范”;蘇丹民眾都熱情地對項目員工說“西尼,撒弟嘎,CWE,達馬木”(阿拉伯語,意為:中國,朋友,CWE,好);在蘇丹2019年2月新發行的100鎊紙幣上,刊印了由三峽中水電牽頭實施的麥洛維大壩、羅塞雷斯大壩加高工程、上阿特巴拉水利樞紐,這份“紙幣上的殊榮”讓劉勇剛更加鐵了心要留下來。

    “我們是20多年的老朋友,是高度互信的戰略伙伴,現在國家碰到了困難,我們會留下來的,我們一起面對”,劉勇剛緊握部長先生的手說。

    有一天,蘇丹項目業主現場代表薩利姆先生又找到劉勇剛,請求一起去加得里夫政府面見市長。原來,持續的動蕩讓當地一些人以為項目已經停工撤離了。一個謠言在流傳:項目已經停工了,中國人已經跑了,城市供水沒指望了……當劉勇剛出現在加得里夫政府市長辦公室時,市長帶著驚訝的表情,豎著大拇指連連說:“CWE,果意思,達馬木”(阿拉伯語,意為“CWE,好樣的,太好了”)。

    4月下旬,動亂已發生了近兩周,安全形勢持續惡化,首都喀土穆的爆炸聲、槍聲此消彼長,局面朝著更嚴峻的方向發展。即便如此,三峽中水電項目團隊沒有撤離,依然堅守工程一線。“劉先生,事實證明三峽中水電絕對是可信賴的朋友,在蘇丹這樣的形勢下你們依然堅定地和我們在一起,我為有你們這樣的伙伴而自豪”,時任蘇丹水電部國務部長歐麥爾先生感慨說。

    從2018年9月到2019年5月動亂前后的近9個月時間里,三峽中水電始終堅守“同呼吸、共命運”,直到客觀條件(油料供應無法保障)不允許并充分得到了項目業主的理解、支持后才開始籌劃部分人員暫離,獲得了蘇丹政府和人民的欽佩和尊重。

    “在局勢穩定和油料充足后,我希望你們能盡快回來繼續合作,你們是好樣的!”歐麥爾先生動情地說。“我們堅定地和你們站在一起,會一直堅守,這一部分人只是暫時避離,相信很快就會回來!”劉勇剛堅定地回答。

 一個都不能少

    “叮鈴鈴……叮鈴鈴……”,4月12日清晨,劉勇剛正準備向國內匯報情況時,電話恰好響了。

    電話是公司安全總監王賢光、非洲業務二部總經理王永填及副總經理龐志剛先后打來的。“勇剛,蘇丹政變的事,國內已經知道了。集團和公司召開緊急會議,要求項目現場一定要密切關注當地局勢,向大使館積極求助,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蘇中方人員的生命安全。國內已指令、安排了公司質量安全環保部、非洲業務二部、辦公室,還有集團的相關部門24小時待命,后續撤離工作的部署總部也會竭力提供幫助。告訴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祖國的親人都是你們的堅強后盾……”掛斷電話后,劉勇剛溫暖、激動,內心平添了一份“一定要也一定能”處置好這次危難的堅毅和信心。

    原來,由于時差的原因,當上阿項目現場第二天早上7點多(北京時間13點)陸續得知軍事政變的消息時,國內已從上午的新聞報道中獲悉。公司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制定應對措施,并將相關情況上報集團;集團領導高度關注并研究部署應急方案。集團和公司的高度重視,以及相關部門的快速反應,給劉勇剛領隊的項目團隊極大的精神鼓舞,就像吃了定心丸踏實而堅定:怕什么,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很快,以劉勇剛、王洪強、王力權、趙琦、曹雪峰等五位三峽中水電人為主的蘇丹現場公共安全應急領導小組成立了。從4月12日到15日,應急領導小組成員連軸轉,作為現場主心骨的劉勇剛更是幾天徹夜未眠。動亂發生時,項目現場面臨的形勢已然嚴峻: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蘇丹全境缺油,項目現場儲存的油料僅夠一周左右的用量,盡管上阿項目已投產發電,但由于系統接口等原因,現場中方營地用電依然沿用柴油發電,缺油意味著生活用水、用電均受影響,參建方人員已開始出現情緒不穩定的情況,若不及時妥善處置,后果可想而知……動亂后,各種消息橫飛,信息不對等導致參建員工心生疑慮——就應急領導小組那幾個人能保證安全嗎?油都沒有了,怎么生活?邊境關閉了,航班停飛了,啥時候才能平安回國……在場中方人員的目光都投向了蘇丹地區黨支部書記、上阿項目總經理劉勇剛。

    劉勇剛的內心甚是煎熬:一邊是即將參加高考的兒子,讓他這位連續16年在一線工作的父親更加掛念;一邊是在場140多名中方員工的安全保障。他甚至不大敢接聽母親的電話,因為一打電話母親就是哭,“孩子,趕緊回家吧,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你平平安安的……”,聽到這樣的話,他數次哽咽得說不出話來。老母親70多歲了,這一份牽掛更是激勵他扛起肩上的責任,所有員工的母親都盼著兒女平安,作為現場主要負責人,他沒有理由懈怠。

    作為2003年進入蘇丹市場,一口氣連續工作了16年的“老蘇丹”,盡管心里有集團和公司作為堅強后盾的堅毅和信心,但在面對很多現實的具體困難時,劉勇剛依然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他總是暗示自己要冷靜、樂觀,當務之急是確保中方人員的人身安全、穩定隊伍的情緒:派人加急與業主協商,加派大壩部隊人手,以更好地守護項目中方營地;核查在場每一個中方人員的詳細身份信息及狀態,實時追蹤生活所需油料的供應;開始準備應急所需車輛,考察可能的撤離路線,并籌備撤離途中140多人所需的食物;定期去施工現場和中方營地,與幾位還在工地干活的工人師傅聊上幾句……漸漸地,他這種積極的心態傳遞給了越來越多的人,大家越來越相信:一定能順利渡過難關。

    “我是共產黨員,我必須堅守崗位,必須和我的員工在一起。此時此刻,我就是他們的‘大家長’,我要盡自己最大努力保障安全,一個都不能少,我要帶他們平安回家,這是我應盡的責任,沒有任何理由推卸。”劉勇剛說。

危難見真情:讓我去吧

    如何撤離呢?項目團隊面臨著“三座大山”:項目現場人員屬于多個參建方——誰撤誰留是個難題;一旦油料供應跟不上,不等外部危險,內部可能先亂——油料保障是個難題;形勢不明朗,有關政府部門運轉欠正常——辦理離境簽證是個難題。 

    當時局勢下,多數中方員工都希望自己盡快回國,紛紛打探“誰先撤離,誰留守?”劉勇剛召集了所有在場的中方人員,針對時下眾說紛紜的情況,及時通報權威可靠的消息,“我們的祖國、公司、家人都會幫助我們順利回國。三峽集團已指令:在場所有的中方人員一個都不能少,必須平安歸來!但現實情況不允許我們一次全部撤離,關鍵時候要體現共產黨員的擔當奉獻精神,體現我們三峽中水電人的責任擔當,請黨員同志暫時留下來。”最終,黨員、預備黨員及入黨積極分子沒有一個說“不”。大局為重,看著這支團結一致的隊伍,劉勇剛心里蓄滿了力量。

    王力權緊急約見項目業主現場負責人,加派大壩保衛部隊人手,加強對我中方營地的守衛,確保外部環境的安全可靠,構筑起第一道安全防線。另一邊,曹雪峰帶領人員沿著中方營地周圍無縫開挖出一條深約5米、寬約3米的防護壕溝,減少主要出入口并加裝圍欄,構筑第二道安全防線。在人防、技防穩固中方營地安全的基礎上,嚴控中方人員外出營地,確保安全。

    由于蘇丹全境缺油,負責后勤物資供應的趙琦已是近60歲的老同志。他每天都打無數次的電話催石油部要配額、催供貨商及時從蘇丹港裝油啟運。有幾次,當地運輸商從蘇丹港拉油到項目現場時,走到離現場200公里的地方不敢走了。原來,他們聽說前方有武裝沖突,怕有危險說啥也不再前行。趙琦二話沒說,“劉總,讓我去吧!我過去接應一下,這現場離不了你們,也離不了油,我去接,一來可以盯著油一起回來,二來這當地武裝興許能給咱們中國人面子。再說了,真有什么事,我老同志了,也無所謂……”在趙琦的再三堅持和辛苦奔波下,終于保證了現場基本用油的需要,中方人員基本生活有保障了、穩定了。

    王洪強在喀土穆的離境簽證辦理也“咬緊不放”。動亂發生后,負責辦理離境簽證的稅務局和移民局人心惶惶,根本沒心思工作,必須每天去現場盯著、催著。然而,去上述地方必須經過喀土穆發生暴力沖突最混亂的街道。“我去”,王洪強義無反顧,每天帶著當地雇員去稅務和移民局,軟磨硬泡……慢慢地中方人員離境簽證都陸續分批辦出來了。

    在制定緊急撤離方案-陸路撤離時,劉勇剛、王洪強、王力權、趙琦、曹雪峰等五位同志及其他黨員主動要求先行探路,或者安排在斷后等危險位置以確保中間大隊人員的安全。

    艱難的時候,現場出現油料僅夠2天用量的惡劣情況,項目不得已采取節油限電的辦法:白天在中午12點-下午2點時段,才對食堂供電做飯,晚上在天完全黑下來之后,才開始供電。最不堪連做飯的油都沒了,大家就幫著食堂的師傅弄菜、用炭火做飯,一起圍在炭火邊煙熏火燎、大汗淋漓。

    四五月的蘇丹,正是氣溫最高的時候,正午室外溫度高達近50度,坐在任何地方都會汗如雨下。“這是天然的大桑拿啊,一般地方還享受不到呢”,大家不忘互相打趣。

缺水斷電、通訊中斷……情況緊急成為一種常態,但越來越多的“讓我去吧”,將危難化作真情,把苦難化作力量。

     在中國駐蘇丹大使館和三峽集團的領導下,蘇丹現場應急領導小組密切關注蘇丹政治安全局勢發展形勢,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保障了在場140多名中方人員的安全。經多方努力,2019年5月30日前,按計劃其中120人已分批安全回國。堅守現場20多人,一邊保障著工程安全和團隊人身安全,一邊籌劃著下一步局勢緩和后如何恢復正常工程建設。

    這份堅毅與果敢,凝聚了三峽中水電人的團結、智慧、奉獻與擔當;這場“水與火的洗禮”,澄明了大國重企的“志在必行”與中蘇兩國的深厚情誼。習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主旨演講中說,對非合作中我們堅持義利相兼、以義為先。三峽人牢記這一要義,我們做到了!如今,蘇丹安全局勢逐步緩和,項目團隊正在與業主積極協商,推動工程生產早日步入正軌。

我國駐蘇丹大使館給予堅強領導和親切關懷


團結一致應對危機的項目團隊部分成員


項目團隊黨員同志帶頭應對危機


建成后的上阿特巴拉大壩為當地民生提供充足水源


建成后的上阿特巴拉大壩風景優美生態和諧


上阿特巴拉水利樞紐等三座民生工程印上蘇丹100鎊紙幣




責任編輯:譚學韜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表